2011年4月21日 星期四

亡羊補牢

小時讀到這個成語總會有點納悶:這是在笑人家,為時以晚嗎?羊都沒了,補牢有何助益呢?還是只丟了一部分的羊,所以還須要補牢來守住牢中尚有的羊?看看古文《戰國.楚策》中的用法:
莊辛謂楚襄王曰:『君王左州侯、右夏侯,輦從鄢陵君與壽陵君;專淫逸侈靡,不顧國政,郢都必危矣。』襄王曰:『先生老悖乎?將以為楚國祅祥乎?』莊辛曰:『臣誠見其必然者也,非敢以為國祅祥也。君王卒幸四子者不衰,楚國必亡矣。臣請辟於趙,淹留以觀之。』
莊辛去之趙,留五月,秦果舉鄢、郢、巫、上蔡、陳之地,襄王流揜於城陽。於是使人發騶,徵莊辛於趙。莊辛曰:『諾。』莊辛至,襄王曰:『寡人不能用先生之言,今事至於此,為之奈何?』莊辛對曰:『臣聞鄙語曰:「見兔而顧犬,未為晚也;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臣聞昔湯、武以百里昌,桀、紂以天下亡。今楚國雖小,絕長續短,猶以數千里,豈特百里哉?』
『王獨不見夫蜻蛉乎?六足四翼,飛翔乎天地之間,俛啄蚊虻而食之,仰承甘露而飲之,自以為無患,與人無爭也。不知夫五尺童子,方將調鈆膠絲,加己乎四仞之上,而下為螻蟻食也。』
『蜻蛉其小者也,黃雀因是以。俯噣白粒,仰棲茂樹,鼓翅奮翼,自以為無患,與人無爭也。不知夫公子王孫,左挾彈,右攝丸,將加己乎十仞之上,以其類為招。晝游乎茂樹,夕調乎酸鹹,倏忽之間,墜於公子之手。』
『夫雀其小者也,黃鵠因是以。游於江海,淹乎大沼,府噣鱔鯉,仰嚙蔆衡,奮其六翮,而凌清風,飄搖乎高翔,自以為無患,與人無爭也。不知夫射者,方將脩其碆盧,治其繒繳,將加己乎百仞之上。彼礛磻,引微繳,折清風而抎矣。故晝游乎江河,夕調乎鼎鼐。』
『夫黃鵠其小者也,蔡聖侯之事因是以。南游乎高陂,北陵乎巫山,飲茹谿流,食湘波之魚,左抱幼妾,右擁嬖女,與之馳騁乎高蔡之中,而不以國家為事。不知夫子發方受命乎宣王,繫己以朱絲而見之也。』
『蔡聖侯之事其小者也,君王之事因是以。左州侯,右夏侯,輩從鄢陵君與壽陵君,飯封祿之粟,而戴方府之金,與之馳騁乎雲夢之中,而不以天下國家為事。不知夫穰侯方受命乎秦王,填黽塞之內,而投己乎黽塞之外。』
襄王聞之,顏色變作,身體戰慄。於是乃以執珪而授之為陽陵君,與淮北之地也。
這裡,莊辛應該是要告訴襄王:事情尚有補救的餘地。

不過再想一想:羊不見了,為什麼不去找羊而先補牢。這應該是告戒人要先從源頭阻斷禍根,才能避免事情的再惡化。牢補好了,尋羊才有助益。這個道理很簡單,但看看社會上:尋羊的多,補牢的少。(如此事倍而工半,並不是道理難,而是有它人性上的原因。)

簡單的成語,可以用來告戒人;可以用來安慰人;也可以用來提供處理問題的方法。

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中醫的運作原理

從粗淺的了解與張明強的說明,我有如此的想法:

以一個物理系統來看人體,人體的各種狀態對映到系統各種的簡正模式(normal modes)。健康態一般應該是系統的主要模式(principle mode),而不同的病態則是其他的非主要模式。中醫的運作在於引入不同的作用來引導系統從非主要模式回到主要模式。而西醫的做法是將人體看成一個機器,不同的病是由在不同位置上所發生的故障造成:只要將故障排除修復,機器即可回復正常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