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3日 星期五

無中生有

研亦的腦中想的都是什麼樣的事情呢?她不舒服的時候會不安或哭是可以了解,但有是候還可以看到她的笑,甚至是在睡覺的時候。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麼…生物的知覺和記憶是如何形成的呢?其中有多少是遺傳下來的?而其他的又是如何建構出來的呢?

2007年2月21日 星期三

不消失的興奮

還記得我告訴Marcel春美懷了研亦的消息時,我告訴他:雖然知道這個消息已經幾週了,我想起來還是有點興奮。Marcel回說:這樣的興奮是不會隨時間消失的。也許這是生物的一種本能、來自於天擇的結果。雖然我會想也許由中有更多的內涵,但是否如此,對於我對這個經歷的享受並不會有什麼影響。

2007年2月10日 星期六

定靜安慮

人的心有時候就好像是漂流在海面上的孤舟,的確很難讓它定留在一處。尤其是在風強浪勁的時候…不過,仔細的來想一想,人的心並不是那個孤舟,它其實正是那強勁的風浪! 孤舟只不過是心所想的事罷了。

2007年2月8日 星期四

願立無息

一個人『力量強弱』的衡量標準無可避免的會隨著其所處的環境而改變。這可以從其體力、反應力和耐力一直到其觀察力、感受力和智力。但是,我想不論在什麼環境下一個人的『願力』將是其作為人的最重要因素。這個想法源自於:把自身視為自我遊歷這一個世界的工具。而願力可以說是自我在操控自身上的能力。比方說你有一輛可以飛天入海的『神奇校車』好了,如果你只知道如何在路上開,那它的對你的價值還比不上一輛富豪的卡車…車子我們還可以去『折價換取』,而自身只能白白看著虛擲一生了。

2007年2月7日 星期三

寒冷的天氣

近來幾天匹茲堡的氣候可以說是我這輩子渡過最寒冷的。連續一週來,氣溫都在-10°C以下。有趣的是,戶外小鳥們的活動力似乎一點也不受影響。這麼小的體積,要能保住足以活動的體溫,體表的絕熱和體內的新陳代謝必定要極有效率…這麼冷的天氣不是沒有經歷過,只是多半是一兩天而已,不像這次這麼的久。這一陣子溫室效應的新聞在網上迴盪不已…這本來已經不算新聞了,只是全球異常的氣候漸漸讓許多人嘗到了切身之痛。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地球環境的改變本來就是無可避免的。問題只是在於變化及調適之間誰快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