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日 星期六

風動、樹動

今天的天氣一反多日來的酷寒,有一點春風徐來味道。在戶外短暫的步行竟讓人有幾分沉醉的感覺。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自勉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想想,在這世上有什麼不是『物』呢?而又有什麼是『己』呢?這些難道不就是我們在認定上有意無意下所作的選擇嗎?

沒有留言: